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wika双金属温度计 威卡双金属温度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变送器 wika温度计 威卡压力变送器 威卡温度计 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wika双金属温度计 威卡双金属温度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变送器 wika温度计 威卡压力变送器 威卡温度计 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wika双金属温度计 威卡双金属温度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变送器 wika温度计 威卡压力变送器 威卡温度计 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wika双金属温度计 威卡双金属温度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变送器 wika温度计 威卡压力变送器 威卡温度计 周公解梦大全被追杀| 风水罗盘价格| 射手座女生暧昧| 属相配对可信么| 神州预测起名网| 碧玺旺夫| 给姓石的宝宝起名字| 算命网事业| 办公室风水门口| 属狗人蛇年运程| 起名网| 风水大师闯异界| 怎么追天蝎座女生| 十二生肖4月份运势| 手相事业线的年龄| 易经免费改名| 房屋风水| 属马巨蟹座2014年运势| 属蛇2014年运气| 星梦缘星座| 周公解梦梦见撕钱| 2015年免费算命| 蛇宝宝五行缺土取名| 周易表解| 鱼缸风水摆设生肖| 风水八卦图| 处女座男生跟水瓶座女生| 属龙的人几月出生最好| 谢霆锋张柏芝星座| 小孩起名大全| 周易名句取名| 办公室风水禁忌| 处女座男人爱一个人| 貔貅的摆放朝向| 店面起名字大全| 公路公司取名| 12画五行属火的字| 五行相生和相克| 摩羯2015年运势| 巴姓女孩取名| 卫生间风水禁忌| 属猴几月出生最好| 法玛达星座| 考试占卜| 周易预测寿命| 五行客栈| 苏珊米勒2012年4月| 生肖运程详解| 双鱼星座今日运势| 鼠宝宝取名大全| 2014生肖星座运程| 姓夏宝宝取名大全| 姻缘生辰八字| 先秦阴阳五行| 水晶与风水| 1973属牛2014运程| 2015.7.2黄历| 星座指环| 八字排盘| 周公解梦梦见打死蟑螂| 免费命理测算| 五行石作用| 怎样看风水| 天秤座男配什么星座| 属马的那一年生| 十二星座盘| 孙宝宝取名| 周公解梦之眼跳预测| 周个公解梦大全| 人生八字预测| 2
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文化  >  文学  >  散文学会

文水:浅水湾

标签:下着雨 15 初生婴儿起名

2018-06-19 09:50:37   来源:烟台散文   【字号:

  这是我第一次在海边捉到鳗鱼。

  不长,一尺许,银灰色,身上有两溜儿星星似的白色斑点,牙齿尖利如锥。我发现它的时候,它正贴着浅水湾的细沙懒懒游动着。我伸手去捉它,怪啊,它不跑,反而扭头向我傻乎乎地游来。我轻松地捉到了它。它浑身滑溜溜的,下半身强劲扭动,想逃走。我在海滩上捡了个啤酒瓶,在礁石上敲掉了瓶嘴并灌了些海水,把它养进瓶里。它一进瓶,愤怒极了,吼着:“太窄巴啦!蜷死我啦!”它把嘴张得老大,相当狰狞,它还把身子蹿出瓶口,想越狱。我用手掌把它一下子给按进了瓶里。顿时,它在瓶里头朝下、尾在上,像是昏迷了。等它重新把头伸出瓶口时,大张着嘴,不会合拢了,两只本来晶亮的眼睛,也熄灭了,腮部与尾部,不再扇动和摇摆了。它快要死了。

  几分钟后,它果然死了。

  大海退潮后在海滩的低洼处留下的这个浅水湾,压根儿就不适合一条鳗鱼的生长,它是死于骤然变得残酷的生存环境。浅水湾不大,清清亮亮的浅水,水里欢游着大群的小鱼,有光鱼、梭鱼、海鲫鱼,还有俗称“沙板儿”的小偏口,水面上不时地闪闪着白亮的鱼身,它们是在欢舞吧?论力量,这些小鱼绝对不是鳗鱼的对手,它们只配当鳗鱼的餐后甜点,但是,一旦生活的水域变浅了变小了,与大海距离远了,弱小者往往会继续活下去,而强大者却陷入死地。因为强大者衰亡了,弱小者不仅会活下去,还会活得安全,活得有滋有味。如此说来,灾变了的生存环境,有时恰恰是为了变相地成全那些弱小者的生存与长大。这茫茫的宇宙啊,有颗公正的心,它不会让谁绝对地强大,也不会让谁永恒地弱小。

  早晨在海边,除了捉到一条鳗鱼,我还捡了很多“香螺”。

  暗绿色,厚外壳,尖尖嘴儿,敦实的身子,像是微缩了的小山丘,每只都有栗子那么大。“香螺”的肉非常鲜美,煮熟了,用针或牙签,挑它的肉吃,挑得巧妙的话,会挑出长长的一串螺旋状的嫩肉来,滴答着鲜汁,还没放进嘴里,口水就滔滔如河了。

  清晨的“香螺”,群集在浅水湾东畔的一处微微隆起的沙洲上,因为沙洲色泽明黄,绿绿的“香螺”一丘一丘的很显眼。每只“香螺”的模样都差不多,但是细瞧,又各各不同,有的俯卧,有的仰卧,有的侧卧。俯卧的“香螺”中,有的正在喝水,捏起它们的时候,有点费力,会发出“吧”的一声脆响,详看它们的嘴,含着满口的沙粒儿,正忙忙地缩回舌头并急急地关上那一扇名叫“厣”的茶色玻璃门,这样的“香螺”吃起来肉里是有沙的。有的“香螺”,正在啃着嫩绿的海菜或肥美的海带,这样的“香螺”吃起来味道才最鲜美。还有些“香螺”,正在聚会,四五个抱成一团,你咬我,我咬你,抓起一个,就抓起了一串。还有的,是两只两只地抱在一起,相互啃着,大概正陷入昏沉而甜蜜的热恋吧。

  沙洲上的沙,粒粒皆似珠玑,水光闪闪,光华莹晶,宝气粼粼。

  早晨在海边,我除了捡到一条鳗鱼和那么多的“香螺”,还捡了七条八角蛸和两条个头不小的海参。

  是在那个困死了鳗鱼的浅水湾里捡到八脚蛸的,浅红色,都不大,捡到的时候,都已经死了,但是放在鼻下闻闻,没啥异味,刚死的,还算新鲜,可吃,回家开水一焯,沾着醋和姜末,咬着带响儿,咯吱咯吱的真带劲儿。当我捡了五条八脚蛸的时候,转头一看,水湾东畔,黄色的沙洲上,有那么多的“香螺”,便去捡。捡完了“香螺”,海上开始涨潮了,浅水湾里涌进了大量的蓝色海水,便想,趁水湾尚未变深变浊变暗,再到湾里去仔细搜搜吧,说不定还能捡到八脚蛸。果然,下湾不久,我就看见了一条蛸,还是个大蛸呢,足有半斤重。就在我把手伸进水下抓蛸时,我又惊喜了:水下的海菜里,赫然地趴着一条肉乎乎的深褐色的海参!抓起海参放进方便兜里,我怕它一气之下把自己“吃”了,便从水湾里抓了一大把油绿的海菜和淡紫色的龙须菜,想把海参包裹起来,让它产生错觉,认为自己仍然还趴在浅水里。就在我把那丛海菜抓出水面的时候,你猜我看见什么了?我看见了一条更大的海参肥嘟嘟地抓扯着海菜出了水面,“我的天呐!”我惊喊起来。这个浅水湾啊,太可爱了!我想要什么它就给我什么,我没想要的,它也给!莫非它是活的?有着生命、思想和感情?清澈地明白我的欲望,慷慨地让我喜出望外。

  其实,早晨我去海边,初衷不是赶海,而是洗海澡儿。穿好了泳裤,塑料袋里装着拖鞋和毛巾,我来到烟大海水浴场,觉得晨风有点凉,天也很阴,海面上瑟瑟着寒意,问一位刚从海里走出来的老头儿:“水里有没有海蛰呀?”他抖抖索索地说:“怎么没有?厚厚的,讨厌死了,专咬腚片,痒死我啦!”我便决定拉倒吧,往东面溜达溜达吧。这一溜达就走出了5公里,来到“野麦河”河口,我看见海滩下有一个明镜似的浅水湾,湾里站着四个人:一位老者,满头银发,一对夫妻,30多岁,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漂亮的花短裙,漂亮的长发,漂亮的喊声:“哇,乌贼!爸爸,妈妈,爷爷,你们快过来看啊,我捉了一条大乌贼!”

  乌贼?我好奇,也疑惑,在东郊的海滩上逛荡了七八年了,我从来没捉到乌贼,去看看,是乌贼吗?我跑下了沙坡,跑进了浅水湾。不是乌贼,而是一条八角蛸!

  已经死了,浅红色,八条浑圆的粗腿上满是小眼睛似的吸盘,群腿簇拥着一个秃头似的身子。我对小女孩说,它不是乌贼,乌贼有十条腿儿,可它呢,你数数,是不是只有八条腿儿?它叫八角蛸!女孩满脸惊惑,我又说,它又叫章鱼,章鱼你该听说了吧?女孩瞪圆了双眼,哇地叫了起来,“它就是章鱼吗?能吃掉大鲨鱼的章鱼?”嘿,她好厉害!那位白发爷爷趟水走了过来,看着蛸,对孙女说:“对,它是章鱼,它不仅能杀死鲨鱼,还能把航行中的大船给掀翻呐。”啪的一声,小女孩把蛸扔进了水里,我问她,你怎么不要它了?她说,我怕它活过来一口把我给咬了!我和那个爷爷大笑起来。

  他们是从西安来的游客。

  我对小女孩说,乌贼的脊背上有个硬板儿,蛸没有;乌贼会喷出大团墨汁吓退敌人,所以又叫墨斗鱼,蛸呢,喜欢用它的吸盘喷发毒液,所以会以小胜大;还有,蛸只会在海水里游和爬,乌贼有时却会钻出水面来,和个飞机似的呜呜地飞呢……

  小女孩和她的爷爷、爸爸、妈妈都听得圆睁双眼。

  四个人走远了,我从水里捡起了那个死蛸,闻了闻,还可以,留着,回家就着喝顿酒。窃喜。又想,这个水湾里不会只有一条蛸吧,找找看。这一找,惊喜连连:六条蛸、一条鳗鱼、一大堆香螺和两条海参……

  我感谢那个喊声漂亮的小女孩。她的喊声给世界带来了福气。她是个长着隐形翅膀的小天使。在未来的人生中,她肯定会成长为一个大有神通的好姑娘,脆亮地喊一声就会使世界上所有的角落都盛开鲜花。

  当浅水湾已被涨潮的海水完全淹没时,眼前的海面蓝得可爱,映着晨曦,瑞光缕缕的。我脱了衣服,和那些重归大海的小鱼们一起扑进了蓝海,畅游着,像头蓝鲸。嗬,这海水,不仅不凉,还热乎乎的哩。海蜇?我才不怕它呢!我再也不怕它啦!仰泳的时候,我看见天上有一群呀呀叫着的白鹭排着长队飞向了南面的河套子,像是一朵朵的莲花在天水里恣意地舒卷修长的花瓣。心情美的时候啊,无物不顺眼,无处不诗意。

  早晨,我又来到“野麦河”河口,昨天早晨那个浅水湾,还在,依旧清澈,湾底依旧油绿着一簇一簇的海菜,海菜间依旧欢舞着大群的小鱼,但是水湾里,没有蛸,也没海参和鳗鱼,沙洲的“香螺”,竟然一只也找不着了。怪啊,昨天那么慷慨的水湾今天却如此的吝啬。它为什么不让我一天天地惊喜下去呢?它是怕惯坏了我吧?它是把我当成了一个经不起娇惯的小屁孩了吗?站在昨天早晨小女孩所站立的水域,我仿佛又听见那漂亮的喊声了:“乌贼!大乌贼!”但是今晨是听不到那喊声的。此时此刻,也许,她正坐在回家的火车上,车窗外是莽莽苍苍的黄土高原,她距离东方的大海越来越远了。此时此刻,她的心,是不是和我一样,也是有点惆怅?也许,此时此刻,她正对着邻座的一位小朋友炫耀着:“昨天早晨在烟台的海边,我捉了一条红彤彤的大章鱼,名叫八脚蛸。”对,她肯定正在这么说,她是个小孩,小孩是不会把惆怅长留心间的,小孩的心是海,可以容纳并融化所有的不好的心情。小女孩在说八脚蛸的时候,会不会很偶然地说起我呢?我会不会暂时地活在她的记忆里呢?即使是很短暂地活在一个小朋友的心里,我也会觉得那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大事。在极度微博化的时代里,人们刷新记忆的速度是惊人的,能够活在一个人的心里哪怕是几秒钟,也都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比眼前的大海还要重还要大。

  我相信小女孩是会说起我的,因为我告诉了她如何分辨乌贼与八脚蛸,在未来漫长的青春时代,当她清醒地识别那些游动在社会中的这贼那贼的时候,她肯定会想起当年在烟台的海边,在一个清清的浅水湾里,有一个陌生的爷爷告诉她如何对形似的东西进行质的甄别与判断。使人终生受益,怎会被忘记呢?

  哦,我想起来了,昨天早晨当我在浅水湾里捉到那条垂死的鳗鱼的时候,被走远的小女孩看见了,她转过身来脚步很响地踏着浅水跑了回来,好奇地问我:“爷爷,这又是一种什么鱼呢?”我告诉了她,她又问:“是一条电鳗吗?”天呐,她太厉害啦!竟然还知道“电鳗”,小小的她简直就是一个小博士嘛!我觉得她太可爱了,便顺梯下楼,诓她,对,对,它是电鳗!说着,把“电鳗”凑近了她,想逗她乐一下,她哇地喊了一声,往后退着,叫喊着:“我怕它把我给电着了!”转头就跑远了,两只灵巧的小脚在浅水中踩出了一朵朵的洁白的莲花,她好像正在蓝天上飞翔。真是令我感动啊,她把我的话当真了!她那么相信一个陌生爷爷的话!她的心灵,在那个早晨,其实就是一个清清的浅水湾。☆

编辑:孙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您的昵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0535-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7001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

免费八字算命事业 风水世家优酷 共华镇 女属虎的属相婚配表 巨蟹座今日运势神婆
甘家庄 风水123 家具摆设风水 周公解梦梦见买睡衣 天通东苑 五行取名大全 宝宝周易起名网 风水宝地网
8 1 12 11 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