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wika双金属温度计 威卡双金属温度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变送器 wika温度计 威卡压力变送器 威卡温度计 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wika双金属温度计 威卡双金属温度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变送器 wika温度计 威卡压力变送器 威卡温度计 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wika双金属温度计 威卡双金属温度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变送器 wika温度计 威卡压力变送器 威卡温度计 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wika双金属温度计 威卡双金属温度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变送器 wika温度计 威卡压力变送器 威卡温度计 十二生肖上半年运势| 下周运势查询| 今天黄历吉时| gmat黄历| 属兔| 生肖属鼠| 十二星座水瓶座婚纱| 买房子风水| 双鱼座男生和白羊座女生| 家具风水| 易经入门讲座曾仕强| 办公室风水化解| 风水化解| 农历星座配对| 十二星座的来历| 属猪人出生月日命运| 射手座贵族气质| 楼层风水| 现代住宅风水| 易经的智慧曾仕强全集| 八字方针| 四柱八字讲座| 免费取名.com| 天秤女和什么星座最配| 2015生肖运势大全| 2015年属相运势查询| 属兔的属相婚配| 属虎的人今年多大| 天蝎座男生与双鱼座女生| 怎样看坟墓风水| 毛泽东家的风水| 兖州| 周易合八字算婚姻| 李兆基星座| 2014年生肖运势详解李居明| 属蛇2012年每月运势| 属龙的命运与婚姻| 算命看风水| 房子的风水| 五行之路| 收费解梦| 宝宝起名男孩| 老黄历2014结婚吉日查询| 2015年属蛇人每月运程| 射手座男生和天蝎座女生| 风水故事| 居家风水| 百家讲坛曾仕强易经的智慧| 什么事生辰八字取名| 易经的奥秘2| 生辰八字测试网| 宾馆起名| 门面风水摆设| 三画五行属土的字| 给网站取名| 商店起名| 宝宝取名免费| 魔域星座骑宠图| 生辰八字合婚| 1977年属蛇的2014年运程| 射手座男生| 墓地风水| 墓地风水图解| 在线姻缘算命| 帝湖双鱼座| 香港风水| 怎样的商铺风水好| 黄姓怎么取名字| 旺夫的星座女| 床头朝向风水| 10
注册

开国元勋、文革“幸存者”黄克诚:九上九下而未悔

标签:触手可及 8 室内风水学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原标题:开国元勋、文革“幸存者”黄克诚:九上九下而未悔 他不盲从,不苟同 9次被批判、撤职、降级,始

原标题:开国元勋、文革“幸存者”黄克诚:九上九下而未悔

他不盲从,不苟同

9次被批判、撤职、降级,始终刚直敢言

1978年,黄克诚在301医院治疗期间,夜读批文。图/受访者提供

为“幸存者”黄克诚作传:

九上九下而未悔

本刊记者/宋春丹

本文首发于总第838期《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1月,《黄克诚年谱》由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这是黄克诚传记组的收官之作。

1999年,国防大学二号院一座简陋的二层小楼的门前,挂上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黄克诚传》编委会”的牌子。时任国防大学副政委谭乃达、国防大学编研室原主任马长志、总参办公厅编研室原主任李柱江、国防大学编研室退休教授刘建皋等入驻办公。《黄克诚军事文选》《黄克诚纪念文集》《黄克诚传》和《黄克诚年谱》,相继从这里问世。

其中,传记编写时间最长,耗费心血最多。8年时间里,编写组辗转各地调研,收集了2000多份史料,采访了百余人次。

近日,除了编委会主任兼编写组组长谭乃达在外地未能接受采访,编写组主要执笔人,平均年龄77岁的马长志、李柱江、刘建皋多次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

早在《黄克诚传》筹备伊始,谭乃达就强调,写这本传记,主要是给领导干部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看的,让他们认识一个真实的黄克诚,以之为镜。

九上九下


在开国元勋中,黄克诚被罢官次数最多,“九上九下”。

1927年,他因在湘南暴动中反对和抵制烧杀政策和攻打中心城市的“左”倾冒险主义,三次被批判,一次被撤职;1930年,因反对攻打长沙、支持毛泽东,被批为右倾机会主义,再次被撤职;1931年,抵制第二次肃反打“AB团”,险被逮捕处决;红军长征路上,向上级提意见,被三次降职;抗日战争期间,多次向华中局提出,当前是国共统一战线时期不应主动攻击韩德勤、不该打曹甸,被批右倾保守撤职;1959年在庐山会议上,被打成“反党集团”主要成员,撤销一切职务,仅保留党籍;“文革”中,被关押审查,蒙冤18年。

黄克诚的建议和意见多是涉及全局和高层的,妥当写好他与领导层的关系,成了编写《黄克诚传》最难的一环。

例如,黄克诚多次与刘少奇发生争论。历史上,曾发生该不该打曹甸战役之争。解放后,又在天津发生过如何对待资本家和私人资本主义经济之争(黄克诚认为讲团结多了、讲斗争少了)、在湖南发生过近期工作重点应放在农村还是城市之争(黄克诚主张前者)。

大家达成共识:党和军队经过漫长的道路走过来,领导人之间和上下级之间难免有争论和磕磕碰碰。妥当处理的原则是不刻意回避争论,同时不能为突出传主而贬损他人。

即便作为中央军委批准的编写组,涉及高层领导,要查原始档案也不是件易事。去中央档案馆查档,要有解放军总部或中央文献研究室的批件才能部分调阅。黄克诚和老一代的政治局常委交集很多,涉及这一级别领导人的,档案无法调出,只能通过其年谱、传记、文章和讲话去印证。

编写组在查阅档案时,发现了2018-05-27黄克诚写给毛泽东的一封信的原件。当时,根据毛泽东指示,彭德怀不在京、聂荣臻病休期间,由黄主持军委日常工作。他在信中建议加强总参和总后的领导班子建设,并建议由刚刚到北京的邓小平担任总参谋长,还提了几个副总长和总后副部长的人选。编写组请档案馆复印这封信,结果相关领导人的名字在复印件上都被删去。

2018-05-27至29日,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黄克诚(左一)在六中全会上投票。图/受访者提供

“使我最难以支持的还是庐山会议”

庐山会议是传记编写的另一个难点,也是审批过程中被删减最多的一章,原来约4万字的篇幅只留了不到一半。

黄克诚自己也曾说:“我平生受过无数次斗争,感到最严重、使我最难以支持的还是庐山会议这一次。我一向有失眠症,经常吃安眠药,但最多不过两粒,这时每晚吃六粒,还是不能入睡。”

2018-05-27,黄克诚在庐山会议小组会上作了两个多小时的发言。这是他一生最痛快的发言之一。他虽然没有像彭德怀那样使用“小资产阶级狂热性”等激烈的词语抨击“共产风”,但可以看出他对形势总的看法和彭德怀的信基本一致。

会上有4名记录员,但是他的湖南口音太重,语速又快,发言没能完整记录下来,最后只整理出一份简报,是这段历史的一大遗憾。

7月20日,黄克诚遇到主管农业的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谭震林,两人就“大跃进”问题争论起来。谭震林发了火:“你是不是吃了狗肉,发热了,这样来劲?你要知道,我们找你上山来,是搬救兵,想让你支持我们的。”黄克诚很不客气地说:“那你就想错了,我不是你的救兵,是反兵。”这句话,后来被当成他蓄意反党的“罪证”,遭到长时间批判。

7月23日,毛泽东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发表了措辞严厉的讲话,成为庐山会议由纠“左”转向反右的转折点。当晚,在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的执意要求下,周小舟、周惠、李锐等来到老领导黄克诚住所谈话。黄克诚劝他们:“不要激动,事情会弄清楚,要相信主席,主席是不会错的。”

谈完已经是晚上10点半,三人出门时碰到了时任公安部长、负责庐山会议保卫工作的罗瑞卿。十几天后,罗瑞卿在小组发言中说:“我从含鄱口看月亮回来,晚上10点半了,碰着你们,老实说,我是怀疑的。”

7月30日早上,毛泽东通知黄克诚、周小舟、周惠、李锐四人去他的住处谈话。谈话中,他给黄克诚扣了三顶帽子——彭德怀的“政治参谋长”、“湖南集团”的首要人物、“军事俱乐部”的主要成员,并说:“有人说,你对彭德怀是唯命是从,彭德怀对你是言听计从,你们是‘父子关系’。”

1931年冬天,江西苏区开展镇压“AB团”的肃反运动,彭德怀救过黄克诚一命。建国后,两人在国防部共事,黄克诚是整个国防部大楼里唯一一个敢跟彭德怀吵的人。他曾说,他跟彭德怀是相待以诚、争执以理、言不及私的诤友。

黄克诚据理力争。对于“政治参谋长”,他说:“我当彭的参谋长,是毛主席你让我来当的,我那时在湖南工作,并不想来;是你一定要让我来。既然当了参谋长,政治和军事如何分得开?彭德怀的信是在山上写的,我那时没有上山,怎么能在写意见书一事上当他的参谋长?”毛泽东一怔,没有反驳,转移了话题。

刘建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很多人看完传记中这一段都对毛泽东颇为佩服,因为他并没有发脾气。

会议期间,有人说黄克诚是彭德怀的走狗,他气得发抖,说:“你杀了我,我也不承认!”他对抗的办法是沉默少言,在小组会上作检讨,但没有揭发彭德怀的问题。这没能让他过关。会议领导人软硬兼施,他终于作检讨,首次承认了“右倾机会主义”。

8月18日,从庐山下山后,召开了军委扩大会议。这是一次“剩勇追穷寇”的会议,对黄克诚的揭发范围之广,批判之激烈,远超庐山会议。

黄克诚被扣上“九大罪状”。其中,有人指责他是“杀人犯”。黄克诚反驳:“我没有杀人。” 

这时,北京军区参谋长钟伟突然站起来,对揭发人大喊:“部队离开哈达铺以后,是我带着一个营在后面担任收容任务。当时部队很疲劳,减员大,掉队多。你说的处决卫生部的杨兴仁,根本不是黄克诚同志决定的,而是上边给我的命令,我敢不执行吗?”钟伟立刻遭到围攻,会后被解除职务,发配到安徽省农业厅当副厅长。

传记组介绍,1935年9月,长征部队到达甘肃哈达铺。从哈达铺到榜罗镇有八九天的路程,不断有人掉队,还有人因饥饿偷老百姓的东西吃。保卫部门把这些人抓来,交当时担任陕甘支队第二纵队政治部裁判所所长的黄克诚审处。黄克诚不忍下手,找领导说情,有人申斥他“不中用”,裁判所所长职务也因此被撤。

揭发过程中,最耸人听闻的是时任空军政委吴法宪揭发的所谓“贪污黄金案”。

吴法宪说,1946年黄克诚奉命率新四军三师从苏北挺进东北时,带了金子440余两、银洋21222元、鸦片42斤、各种钞票几亿元。这笔经费被带到四野后勤部,后来又在黄克诚上任湖南省委第一书记时被带到湖南,从此下落不明。揭发轰动一时,黄克诚请求立案调查。

调查组历时多年,经过调查和反复核对账目,最后查明,这批财产经东北局财经委员会书记李富春批准后,由黄克诚带到湖南,除少部分用于抚恤烈士家属、救济生活困难的干部外,全部交给了湖南省财政厅。

2018-05-27至22日,黄克诚(右一)出席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右二为陈云,右三为王鹤寿。 图/受访者提供


“打不过也要打,不能白受辱”

庐山会议后,黄克诚被撤销中央书记处书记、军委秘书长兼总参谋长职务,戴上了“彭黄反党集团”主要成员、右倾反党的帽子。

此后,他的政治待遇基本取消,工资降级,“吉姆”座车保留,住所不变,在北京大水车胡同四号院过上了赋闲生活。

他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外出散步一小时,回家吃早饭,听新闻。8点左右读书,看自掏腰包订阅的《人民日报》。午休后下棋。晚饭后,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全国新闻联播》,散会儿步,10点左右就寝。

文件没有了,每天只有两本新华社《内部参考》。除了国家工商局副局长夏如爱这位不避嫌的常客外,鲜有人来访。

读书时,黄克诚不再像过去那样边读边圈点批注,而是变得谨慎了。除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列宁全集》《国家与革命》《共产党宣言》等书,他还爱看隆美尔、丘吉尔、朱可夫等二战统帅的回忆录。

大女儿黄楠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父亲曾跟她说,我们国家还没有打过成规模的现代化战争,二战的经验很重要。

黄楠以前对父亲的认识是:不爱穿军装,不修边幅,没事儿就去院子里看看种的豆角和葡萄,像个农民。她甚至不知道父亲是大将军衔,只是根据吉普车换成了轿车判断,他应该是升了官,直到一次从报纸上看到父亲接见外宾的消息,才知道他职位不低。

黄克诚不太会哄孩子,高兴了就只会招呼孩子:“来来来,给块糖吃!”黄楠在学校当卫生委员,要给班级写卫生评比表,就让父亲帮忙写。父亲小时候读过几年私塾,字写得很好。

父亲赋闲之后,她才开始对父亲有所了解。她开始大量阅读书籍,想从中寻找父亲出问题的答案。看到列宁曾经讲,自己的一个朋友劝高尔基,受不了革命的残酷就出国吧,她开始相信,父亲是个好人,但不够激进,不够革命。

十几岁正是“左得可爱”的年龄,孩子们一度都不想和“犯错误”的父亲接近。一次父亲鼓励小女儿黄梅争取入党,她呛了几句,心里想:“你也配谈入党?!”

黄克诚夫人唐棣华在自己工作的中国科学院学部文学研究所也受到多轮批判,被定为“严重右倾”,不断被逼揭发交代,曾多日一病不起。有好心人劝她为了孩子离婚,后来她听说彭德怀的夫人浦安修打了离婚报告,加之其他一些因素,还是提出了离婚申请,“以示对党忠诚”,但没得到上级批准。

1961年,唐棣华从工作单位申请到一套三居室宿舍,带着二儿子黄晴搬了进去,每周末回大水车胡同住一天,探望黄克诚和其他三个孩子。

1962年,由于彭德怀再上“八万言书”,被认为想翻案,黄克诚跟着遭到第二次审查。1963年,他的住地原来的“管理员”老娄被调走,中央警卫师第四团保卫股干部丛树品作为新任管理员搬了进来。总政保卫部交待丛树品,随时汇报黄克诚的情况。

丛树品一家和黄克诚同住一院,相处得很好。文革后,他成了黄克诚的秘书。

他向传记组回忆,当时他从来没有限制过黄克诚的自由,时常陪黄克诚到北京郊区看农作物长势,和农民聊天。他还学会了下围棋,因为这是黄克诚一生中唯一的业余爱好。下棋时,黄克诚喜欢以视力不好为由悔棋。别人不干,他就把人拉回来:“那你也悔一着吧。”

1965年10月,黄克诚被分配到山西,担任常务副省长。他本打算在这里度过余生,没想到一年后,“文革”开始,他被红卫兵押回北京。

一开始,他被关在五棵松附近北京卫戍区的一个监护点。黄克诚回忆,自己常常和看守吵架,对方有侮辱行为,他就会还手。“我明知自己年老体衰,和年轻小伙子打架是自找倒霉,但打不过也要打,不能白受侮辱。”这让看守人员有所收敛,因为这“老家伙”不怕死,动不动就拼命。

后来,他被转到玉渊潭附近的监护点。北京的3月很冷,看守人员让他们自己生炉子,黄克诚是南方人,不太会,就每天烧得乌烟瘴气。

1967年7月是大批判会高潮,他被批斗20多次。每次批斗彭德怀,他都被拉去陪斗。

同监的老干部回忆,黄克诚是监狱里吵骂得最凶的一个。1968年3月,专案组对他通宵达旦搞“逼、供、信”。有一天来了20多人围攻他,他使劲挣脱出一只手,抓起桌上的茶杯,把自己的头砸得鲜血直喷,人马上休克了。他醒来后,这些人又来围攻,他毫无畏惧与他们对骂:“你他妈的懂个屁!”

一次放风时,黄克诚见到了彭德怀。趁监管松懈,他问彭德怀:“天冷了,你怎么不穿棉鞋?”彭德怀说:“棉鞋带来了,没穿。别说话了,免得麻烦。”这是他们受到隔离审查近10年来的第一次交谈,也是一生中的最后一次。

“文革”期间,周小舟、彭德怀、张闻天相继去世。


黄克诚称自己为“幸存者”。他后来回忆彭德怀,说:“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做梦经常同他在一起。”

主持历史案件清查

1977年,黄克诚被摘掉“反党”的帽子,正式复出,被任命为中央军委顾问。在1978年底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他被选举为中纪委常务书记。

1979年,中组部大楼五层新挂了一块“中纪委二办”的牌子。“二办”主要承担对建国以来尤其是“文革”时期的历史案件的清查和审理。

黄克诚家重新恢复门庭若市。这时他双眼已失明,开始少说多听。黄楠听父亲说过,越是看不见了,越要谨慎,小心说错了话。

黄克诚提醒审理人员,要力避重犯“左”的错误,千万不要把人一棍子打死。对处理文革中犯过严重错误的军队领导干部,他尤其慎重,明确提出,要考虑历史背景、主观动机,尽量少判、轻判。即使判了刑,也不要殃及家属、子女。

1979年11月底,黄克诚派人到河南调查刘少奇含冤去世前的情况。不久后,他将情况汇报给邓小平、叶剑英,他说:“少奇同志是被诬陷的,事实清楚,但还有人突破不了这个禁区,这就不是实事求是,我们要主持正义。”经过一年多的调查取证,刘少奇终获彻底平反。

山西清查“三种人”领导小组把文革时带头抄黄克诚家的人员列为重点隔离审查对象,并三次派人到京求见黄克诚核实情况,他都未接见。他让秘书给山西回函,只说什么时间被首都红卫兵押回北京,“其他记不清了”。

1980年前后,一位在文革中参与过黄克诚专案审查的军队干部找到黄克诚的秘书,提出到中纪委工作的请求。黄克诚说,此人有政策观念,表现可以,我同意接收。

“涉及天王老子都要查”

中纪委成立时,黄克诚请示陈云,纪律检查委员会主要抓什么,陈云只回答了3个字:抓党风。

黄克诚参与组织起草了《关于高级干部生活待遇的若干规定》。这些规定共10项,包括:一个高级干部的宿舍只能有一处,不得同时占用两处;调到外地工作时,应将原住房交回;高级干部外出视察和检查工作,不能携带家属子女和无关人员;除外事活动外不得在公共娱乐场所为高级干部设特座;不准用公款请客送礼;不得以试用、借用等名义,无偿占有或低价购买国家和集体生产的产品等。

1980年1月,中纪委接到举报:为欢送调离总参的李达、张才千,欢迎调来总参工作的张震,主持总参工作的副总长杨勇在京西宾馆公款请客,花去400元。黄克诚得知后指示:要查,不管涉及天王老子都要查;不仅要查,还要处理,“谁出的主意谁出钱”。

杨勇、张震在战争年代都是黄克诚的老部下。杨勇认为这是小题大做,不服,黄克诚给他打电话,说:“你官大了,老虎屁股摸不得了!”杨勇放下电话就赶到黄克诚那里承认错误,随后从自己的工资中拿出400元补交了饭钱,还作了检讨。张震回忆,当时有不少人说情,并要求吃请者共同承担责任,黄克诚都不让步。

1980年10月,时任商业部部长好几次在丰泽园饭庄请客,应付124.92元,但只付了19元。丰泽园一位年轻厨师给中纪委写信,揭发此事。中纪委立即派人调查,证实情况属实。黄克诚指示,向全党发出通报批评。《人民日报》也发了批评报道。这在高级干部中引起了很大震动。

一位担任中央高级职务的领导人对这样的处理有些意见,批评《人民日报》乱点名批评领导干部。黄克诚在列席中央书记处会议时点了他的名:“××同志来了吗?”他说:“黄老,我来了。”黄克诚说:“听说你对这件事的处理耿耿于怀。是不是打在他身上,痛在你的心里啊?你是不是也像他那样请客吃饭少付钱啊?现在老百姓对领导干部搞特殊不满,不就是因为领导干部不自觉,搞特殊化吗?”他接着又说:“接受舆论监督,点名批评一下,有什么不得了?又不是‘文化大革命’,一点名就要打倒、搞臭。”

1980年上半年,中纪委连续接到群众来信,反映华国锋去江苏视察时搞戒严,影响交通;有人把华国锋在中央党校作报告坐的椅子送到博物馆收藏;山西地方政府在华国锋的老家交城为他修故居,建纪念馆。

黄克诚担任湖南省委第一书记时,华国锋先后任湖南湘阴县和湘潭县县委书记等职,他认为华国锋为人忠厚,是一位可以听得进不同意见的人。他指示中纪委,先给华国锋写信告知,并准备分赴三地调查。调查组尚未出发,华国锋就给中纪委回信,表示已做了了解,这三件事都有,已给江苏省委、中央党校、山西省委打了电话,要求纠正。

黄克诚见到回信后指示,调查组可以不去了,把华国锋的信登在《党风党纪》上,并建议中央发一封信,告诫全党要防止新的个人崇拜。

2018-05-27,中央书记处会议决定,今后二三十年,一律不挂现领导人的像,以利于肃清个人崇拜的影响。同月23日,中共中央又下发《转发华国锋同志的信的通知》,指出,今后在公共场所不得再悬挂华国锋的像和题词。

正确评价历史人物

80年代初,在讨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前后,党内出现了一股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思潮。对此,黄克诚深感不安。

2018-05-27早上,他一起床就把秘书丛树品叫到身边,说自己要到中纪委贯彻《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的座谈会上去讲话。他口授了讲话的基本思路和主要内容,丛树品整理成提纲。

这时,黄克诚已完全失明,讲话全靠记忆。丛树品拿着提纲坐在他身后,时刻准备提醒他。

他一口气讲了两个多小时没有“卡壳”,主要讲了党风问题、思想僵化问题、经济问题,还有毛泽东的功绩和晚年所犯的错误。他说,毛泽东的功绩远远大于他的过失,功绩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讲话整理出来,长达1.3万字。

有人对黄克诚的讲话不服气,甚至愤慨。黄克诚说:“有一位同志曾问我,不让毛主席一个人承担错误的责任,你承担不承担?我说我也要承担一些责任,但对‘文化大革命’我不承担责任,因为那时我已不参加中央的工作,没有发言权了。”

《人民日报》拿到黄克诚讲话稿后,根据胡耀邦批示,加上按语和标题发表,但删去了评价毛泽东的内容。理由是:党的领导层正在讨论这个问题,不要急于作结论;如果当时发表,就抢在中央作结论之前,打乱了中央的部署。

1981年3月,黄克诚的秘书找到总政治部副主任华楠,把黄克诚在中纪委的讲话给了他。秘书说:“讲话共三个部分,第二、三部分《人民日报》已经发表了,第一部分是关于评价毛主席的,他们没有发表,黄老的意思是请你看看,是否可在军报发表。”

华楠立刻报告了总政治部主任韦国清和副主任梁必业,获得同意后,报告了黄克诚。黄克诚说:“请你们报告小平同志批准再发。”

邓小平看后,同意发表,并批示胡乔木在文字上把关。胡乔木在文字上做了个别修改,加上了总标题和小标题,又加了一段:“1936年底西安事变,采取和平解决的方针,形成第二次国共合作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是又一件具有历史意义的英明决策。”

华楠拿到胡乔木改稿后,又一次征求黄克诚意见,黄克诚说:“可以了。修改稿中把称谓‘毛主席’都改成了‘毛泽东同志’,我不习惯,从感情上过不去,还是‘毛主席’好!”华楠接受了他的意见。

4月10日,《解放军报》以《关于对毛泽东评价和对毛泽东思想的态度问题》为题,发表了黄克诚的讲话。第二天,新华社发通稿,全国各大报刊予以转载。

1983年2月,经中央军委批准的《中国大百科全书》“人民解放军军事人物条目”列入了林彪条目。林彪条目的初稿与其他元帅不同,除了简介外,对其历史功绩与贡献只字未提。

黄克诚审阅后,随即邀请《中国大百科全书》编写组面谈了一个多小时。他说,在我们党几十年革命斗争中,没有犯过错误、讲过错话、做过错事的,恐怕一个也找不出来。所以,他的意见是,要按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用历史学者的态度来写林彪的历史,好的、坏的两方面都写,不要只写一面。

此时距“两案”宣判还不到三年,黄克诚就提出了要从正反两方面正确评价林彪。

最后的日子


经过多次请求,1985年9月,黄克诚退出了中纪委的所有领导职务。此时,他因支气管哮喘病加重,已在解放军总医院住了两年院。

病情稍缓时,他就听中央广播电台的新闻联播,坐在沙发上做自创的保健操,到院子里深呼吸。

那时,党史军史编纂工作已开展起来,找他采访的人越来越多,他几乎来者不拒。1994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黄克诚自述》,大部分是根据这期间他的口述回忆整理的。

1985年底,他因直肠癌做了手术,身上插了三根管子,困在病床上不能动。60多年的慢性支气管炎已发展成肺心病,他每次咳嗽排痰都累得全身大汗,脸憋得通红。他开始不配合治疗,常常趁人不备拔掉针头和呼吸机的管子。

他开始出现幻觉,前一分钟还在和家人说话,后一分钟就说起枪炮和爆炸,还会突然着急地说:“我得赶快去朱总司令那里报告情况。”他时常想念母亲,一次,给一位护士背了他“文革”关押期间梦到母亲后所作的一首诗。

2018-05-27,他在北京解放军总医院病逝。

黄克诚追悼大会于翌年1月7日举行,3000多人出席。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杨尚昆致悼词:“黄克诚同志具有坚强的无产阶级党性,不盲从,不苟同,坚持真理,刚正不阿。他在历史上多次因为坚持正确意见而受到错误的批判、打击,甚至被撤职、降级,但始终保持刚直敢言、为人民无私无畏的高尚品德。”

黄克诚去世后,一次总参领导请传记组和黄克诚子女吃饭,说起黄家子孙没有一人参军,如果有意愿,总参可以直接安排接收。黄克诚子女当场表示感谢,但没有一人接受。

黄楠说,家里兄弟姐妹四人都和父亲一样是天生的高度近视,所以从小就没想过参军。“父亲是天生高度近视的农民,参军是个阴差阳错的事。”

2012年,黄克诚诞辰110周年时,《黄克诚传》出版。子女们为父亲做了一份诞辰纪念卡,上面抄录了他的一首词《江城子·忆彭德怀》:

犹得相逢在梦乡,宛当年,上战场,军号频吹,声震山河壮。富国强兵愿必偿,且共勉,莫忧伤。

 

推荐
中国将帅之黄克诚 http://p0.ifengimg.com.whjmxn.cn/pmop/2017/1213/0ADE18EE79447A66CCC247C57B7246306E39C1F6_size91_w448_h252.png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江苏宜兴市湖父镇 岗托镇 貔貅怎么佩戴 学生卧室风水知识 零阳镇
属马人一生运势 阴宅风水学入门 丰南市 装修风水学 风水学 阿拉力乡 自贡 属猴的今年财运
1 14 10 5 17
塑木 耐震压力表 生物质锅炉 铠装热电偶 防爆电机 有机玻璃管 亚克力管 单机除尘器 医院设计 双金属复合管 武汉注册公司 自吸泵 剪板机 铝板 杭州公司注册 户外照明 遮阳棚 模拟屏 潜水泵 杭州防水公司 固态调压器 安全锁具 工业除湿机 肯德基门 杭州地暖 智慧城市 进出口贸易公司 倾角传感器 月子中心加盟 北京婚礼策划 流水线 除湿机 条码管理系统 候车亭 板材模具 气相色谱仪 液体静电喷枪 沥青木丝板 游艺机 加拿大移民 康复器材 托辊 冒菜加盟 风刀 一体化泵站 焊烟净化器 apc ups电源 麻辣烫加盟 流量计 阿特拉斯空压机 游乐设备 压滤机 潜水搅拌机 朝鲜旅游 武汉APP开发 乐高加盟 烘房 杭州画室 计量泵 杭州园林绿化公司 橱柜加盟 折弯机模具 沙画培训 反渗透设备 离心机 杭州刑事律师 重庆仿木栏杆 滤布 量热仪 花纹铝板 成都公司注册 生产线 地源热泵 PET膜 尿碘 康复设备 压滤机 抛丸机 液压千斤顶 转子泵 膜结构 太阳能路灯 冒菜加盟 串串加盟 打底裤品牌 表面张力仪 广州婚纱摄影 废旧电缆回收 自动感应门 风水 动画 小说 新闻网贝亲 旅游 体育 作文 游戏 两性 中国历史 金融 儿童歌曲 科学网 仪器信息网 养生 传感器 宠物 美食 孕妇食谱 快递查询 汽车之家 奇闻异事 算命 婚纱摄影 体育新闻 口才训练 粮食 包包 健康 理财 军事网 旅游 陶瓷 自主招生 通信工程 女装品牌 体育新闻 时尚 股票行情 电影 医疗健康 历史 木桶 女性健康 女人 寺庙 五行 星座 幼儿教育 播音主持 今日头条 化妆品 画面分割器 飞艇 机械加工 输送链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表 广告机 铝板 不锈钢厚板 抗震支架 医院设计 门窗加盟 转轮除湿机 仓储笼 离心机 剪板机 高楼清洗机器人 电伴热厂家 健身教练培训 手机支付 远传水表 天然气锅炉 罗斯蒙特压力变送器 冷热一体机 色母粒 玻璃钢格栅 控制电缆 微信投票 恒功率电伴热带 磁翻板液位厂家 波音软片 上海自动化仪表四厂 铠装热电偶 肚皮舞教练培训 期货配资 流水线 南京职称 消防车卷帘门 制香机械 油站运营 密度计生产厂家 西安人造草坪 激光灯 杭州画室 LED调光电源 不锈钢压力表 LED电源厂家 亚洲城市大学 电源外壳 在线密度计 固城湖大闸蟹 特种电缆 铠装热电偶 深圳办公家具 电热管 棒棒鸡加盟 重庆小面加盟 万州烤鱼加盟 重庆酸辣粉加盟 凉皮加盟 焖锅加盟 特色面食加盟 酸菜鱼加盟 干锅加盟 小龙虾加盟 特色小吃培训 西安小吃培训 大鸡排加盟 米线加盟店 成都小吃加盟 多叶排烟口 在线客服系统 国家公务员考试网 HAWE电磁阀 不锈钢水箱厂家 燃气蒸汽发生器 工业冷水机 杭州经典鼎红 声光报警器 除铁器 淋浴房 温室大棚 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威卡 生物质热风炉 喷丸机 拉面机 环保空调 武术学校 雾化喷头 聚氨酯设备 儿童滑梯 硅藻泥 励志名言 游戏网 励志网 散文 不锈钢屏风 水性防锈漆 停车棚 铝方通 深圳工商注册 母线槽 电解抛光 冷库 竹房子 网红经纪公司 不锈钢冲孔机 离心机 淋浴房 专业环氧地坪漆 杭州工装装修公司 共享按摩椅 氧气报警器 合肥的装修公司 单机除尘器 NVH200 双片粘箱机 冷餐会 轻钢房屋 mpp电力管 膜结构 幼儿园地板 进口阀门品牌 智能型压力变送器 安徽天康股份有限公司 流量计生产厂家 拉丝模 开关柜 宝宝网 月子护理 真空泵 空压机 离心机 PXI数据采集卡 南京环氧地坪 会议会展公司 5吨洒水车 木皮拼花 上海公关公司 喷涂往复机 透水地坪 化工流程泵 流量计生产厂家 电磁流量计厂家 流量计厂家 吸锡线 扫地机 自动点胶机 集成灶 宁夏山东商会 聚脲 接近开关 人工气候室 撕碎机 热镀锌钢格板 小龙虾加盟 iac 不锈钢搅拌罐 304不锈钢板 荷花苗 少儿英语培训 定制家具加盟 全屋定制 冲孔爬架网 南京环氧地坪 钢板弹簧 进口真空泵 热转印封边机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