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wika双金属温度计 威卡双金属温度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变送器 wika温度计 威卡压力变送器 威卡温度计 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wika双金属温度计 威卡双金属温度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变送器 wika温度计 威卡压力变送器 威卡温度计 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wika双金属温度计 威卡双金属温度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变送器 wika温度计 威卡压力变送器 威卡温度计 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wika双金属温度计 威卡双金属温度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变送器 wika温度计 威卡压力变送器 威卡温度计 买房子风水| 玄空风水学| 属狗2012年运程| 星座命盘配对| 邵姓女孩取名| 农历生辰八字查询| 孩子命理| 房屋风水知识| 天蝎座女生最漂亮| 属羊本命年结婚好吗| 八字起名网免费起名| 住宅风水学| 建筑风水学知识| 大师亲算| 生辰八字婚姻| 阴宅风水绝断全集| 八字婚姻运势| 如何为宝宝取名字| 极品风水师| 1988年属龙的几月出生最好| 苏珊星座网| 公司取名大全三个字| 算命最准| 周易八卦免费算命| 风水图解大全| 姜文儿子起名| 命理风水堂| 1975年属兔2014年运势| 五行运势| 搞怪取名| 农历八字算命免费| 周公解梦梦见丁香花| 属虎的人2013年的运程| 十二生肖2012运程| 三月二号什么星座| 四柱八字的喜用神| 算命网2013年运程| 蛇年马姓女宝宝起名大全| 周公解梦查询地震| 免费八字算命| 镜子?风水| 射手座2014年开运饰品| 2015年1月黄道吉日| 购物网站起名字| 今年属兔人的运程| 属相每月运势| 生辰八字宝宝取名起名软件| 白羊星座女生| 女装店铺起名网免费取名| 曾国藩是什么星座| 星座分配日期| 免费算生辰八字取名| 八字算命结果页-八字算命| 周公解梦躲藏| 2013年属虎人运程| 星座属相婚配| 弥勒佛家居风水| 1971年是什么星座| 严铮的星座| 2012年生肖运势详解| 工作运势| 生肖十二月运程| 属相相克如何化解| 属相狗和什么属相配| 2015年属相运势大全| 黄历吉日查询动土| 2015年7月3日黄历| 本月的黄道吉日| 貔貅是龙的儿子| 属兔人2014年的运气| 3

语文教育那些朴素的道理

2018/1/12 10:37:10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吴越    选稿:王雅雅
标签:汽车企业 15 周易免费测手机号吉凶

  WDCM上传图片

  资料图片

  上周末,2018年上海市普通高校春季考试开考。随即,语文试卷走向、作文命题解读等内容引发了热议,“如何考好语文”的话题又一次摆在人们面前。

  “部编本”语文教材总主编、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关注语文基础教育十余年。在他眼中,“学好语文”显然比“考好语文”更重要。

  只要置身于话筒与镜头前,他总不忘用自己温和的语调不急不缓地“敲敲边鼓”,提醒人们莫再忽视语文教育那些朴素的道理。

  人物小传

  温儒敏

  生于1946年,山东大学特聘人文社科一级教授,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北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教育部聘中小学语文教科书总主编。

  他们并不是真的不喜欢写作,

  而是被缺乏生气和活力的命题束缚住了

  解放周末:每次中、高考作文题目公布后都有很多人关注,网上还会出现很多解析和范例作文,但许多学生都反映,平时在学校里“最怕写作文”。为什么会这样?

  温儒敏:学生怕写的是什么样的作文?写作是一种创造性的表达,处在中小学阶段的学生都拥有表达的天性。我想恐怕很多学生并不是真的不喜欢写作,而是被一些缺乏生气和活力的命题束缚住了。

  考试作文的命题应当回归理性,摒弃模式化和文艺腔,应当有明确的意识去“围剿”套作。这些命题倾向会对学校老师的作文教学、对学生的写作产生恶劣的效果。但现实中的情况是,“人人喊打”,而“人人参与”。这个“僵局”怎么打破,是值得思考的。

  解放周末:其实目前中小学已经越来越重视平时的作文训练,老师也想尽办法教授、评讲作文,但为何仍有“不得要领”之感?

  温儒敏:如果一切教学都“瞄准”考试,那就是我们的教育偏离了初衷。即使不是为了考试,相当一部分老师在教学生写作文的时候,常常关注的是篇章结构、字词句的优美,让学生花心思把文章写“漂亮”,忽视了写作文究竟是为了什么。

  社会上不会人人都以文字为生,所以一篇文章的评判标准不应该是“漂亮”。写作其实是一种思维训练的过程,每个人从小到大都必须要接受这样的训练。

   我以前出过的作文题,有让孩子们写一棵树、写一个人的。有人不理解,认为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长大之后再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作文题,考试肯定也不考,为什么还 要写呢?我说,关键是在写这篇作文的过程中,孩子们学会了观察、审美和表达,通过写作,他们的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得到了训练。通俗地讲,就是脑子变“活” 了。

  打比方说,学过化学的人,对微观世界的感觉跟没学过的人是不一样的;学过物理的人,对空间的感觉跟没学过的人是不一样的。因此,经 过写作思维训练的人,对身边人、事、物的理解自然也和没有经过训练的人不一样。我们提倡素质教育,不是为了培养多少艺术家。五音不全、资质平平没关系,学 生在学习的过程中获得了审美体验,沉淀在今后的人生中,这才是重要的。

  解放周末:多年来您一直担任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的特邀顾问,多次在颁奖典礼上演讲。为何鼓励这样的活动?

   温儒敏:出于考核的需要,中、高考作文的命题必须要有基本的标准,因而写考试作文时,学生们得按要求写。而这类作文比赛可以弥补考试作文个性化不足的问 题,不仅命题可以更加灵活,阅卷思路也可以更加开放。给孩子们提供发挥创造力、想象力的舞台,有益于引导更多孩子走到作文道路上来。

  解放周末:出乎一些人意料的是,在作文大赛中出彩的学生并不一定是名校的尖子生,反倒是有些农村的孩子写出了不一样的感觉。

  温儒敏:北京师范大学从事语文教育的郑国民老师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农村那些没怎么被教过的孩子,字里行间有一种生气,而城市里的孩子被教得太“死”,写出来的都差不多。他讲的其实是思维固化的问题。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语文老师身上。有一次作文比赛决赛,主办方邀请了300位老师和学生同题竞赛,阅卷完发现,学生写得更好。这说明,即使老师们阅历更 加丰富、掌握更多写作技巧,但由于不自觉地照搬套路,带着固化的思维去写作,所以无法取得符合人们期望、甚至令人惊喜的结果。

  我们一直在推动语文课程改革,就是希望能够从引导老师开始,引导广大学生转变思路。有水平的老师会懂得平衡,既能让学生在考试的标准下发挥出色,又不会把学生的思维搞得僵化。

  最好的阅读状态,

  是打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看书

  解放周末:去年“部编本”语文教材出来之后,教师之中流传着这样一句玩笑话:“部编新语文,专治不读书”。新教材非常强调对学生阅读能力的培养,为什么?

  温儒敏:之前我在北京海淀区给高三老师上过一堂课。我问他们,能不能教我们的高中生在两个小时之内读完一篇15万字的小说?所有的老师都“轰”起来,他们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但我说,那是老师没教好,人有大量时间花在泛读上,有些书就应该在两小时内读完。

  过去的语文教学比较注重一篇篇课文的精读,花大量时间分析文章的主题思想、段落大意,掌握生词等等。这很必要,但不够,而且不足以提高学生的阅读水平。除了精读,还有泛读、跳读、拆读,这些阅读方法都是必备的,新教材里都有涉及。

  步入社会后,人们会发现日常工作生活中往往要面对海量的信息,要从一篇篇、一段段文章中进行分析、判断和筛选,然后找到对自己有用的那部分信息。往低里说,出于谋生的需要,大家都可能无师自通地学会运用各种阅读技巧进行阅读。既然需要,中小学为什么不教呢?

  解放周末:也就是说,我们应当“好读书不求甚解”,而不是有任何不懂就马上去查字典、弄懂读透?

  温儒敏:这样读很累,累了就没有阅读面了。如果允许学生有一部分书籍和文章是精读的,更多的是泛读和课外的自由阅读,再把课堂上的语文教学和学生们课外的语文生活联系起来,那他们不就有兴趣了吗?有了阅读面,语文水平经过点拨就容易提高了,这其实是很朴素的道理。

  有人曾经问我,学生最好的阅读状态是什么。我说是打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看书的时候。因为那种状态下的阅读是充满兴趣的,学生不会感觉到累,不然负担再轻,学生都要喊累。

  解放周末:您提倡扩大阅读面,结合泛读、跳读进行“整本书阅读”,但有老师对“如何监控学生阅读效果”这个问题提出了质疑。

   温儒敏:“整本书阅读”的目标是什么?是让学生静下心来把一本书读完,是养性,培养他们做事有始有终的态度。我之前专门写过一篇文章讲“读书养性”,提 到无论是网络阅读,还是纸质书的阅读,都是要营造一个“自己的园地”,从而让大脑更清晰、更有深度、更有创意,在精神气质上超越庸常的环境。

  虽然都是“整本书阅读”,但读小说跟读童话不一样,读社科类的跟读科技类的不一样,读散文和读诗歌不一样。对老师来说,应该把不同类型书的一般性读法教给学生。

   我认为,读一本书就要做到跟书签订一个“阅读契约”,和作者的思维处在同一个频率上。比如说,阅读卡夫卡的时候就要跳出情节的荒诞,思考其中反映的人生 哲理,而不是去较真一个人到底可不可能变成一只虫。老师告诉学生,这类书是运用现代派的表现手法来创作的,要这样去理解,这就是帮助学生签订“阅读契 约”。

  解放周末:要提升学生的阅读能力,教师自身的阅读面和阅读能力也不能停留在过去。从某种程度上说,现在的语文教育对教师的要求也更高了?

   温儒敏:我一直很关注教师的阅读情况。我发现有一部分教师主要是“职业性阅读”,也就是明天、后天就要上课了,或是接下来要评职称了,为了完成这些很实 际的目标,才赶紧阅读。除此之外,枕头边上放一本书,随便翻一翻,这样的自由阅读很少。现在的中小学教师都很忙,压力也很大,这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 果作为语文教师自己都不多读些“闲书”,想要提升学生的阅读能力,可能也就要打折扣了。

  解放周末:增加阅读比重后教师还面临一个课题——怎样在命题上考察相应的能力?

  温儒敏:考试作为“指挥棒”可以反过来督促学生,自觉地去适应目前社会的需求。这几年,中、高考的命题已经在发生变化,逐渐往理性靠拢,通过考非连续文本、考全文阅读来检验学生的逻辑思辨能力和信息检索能力。其实国外许多入学考试的命题思路也是如此。

   同时,命题的材料范围还要拓展。很长一段时间里,考试的阅读材料面都比较窄,都是一些文学作品。令我比较欣喜的是,北京、上海等地的阅读材料近些年已经 有所拓展,把介绍宋代货币制度的文章,还有殷墟甲骨文的史学论文都给用上了。我猜,有99%的学生都没有接触过这种文章,但我觉得增加这类阅读完全可以。 哲学、历史、科技、社会、时政、经济,这些内容都是好的,或许能够撬动现在的语文教学。

  高考不是古代的科举,我们要培养的是现代化的国民,而不是传统社会里的文人,所以命题上要为学生未来的发展着想。我们应当鼓励学生在高中多多拓展,阅读各方面的书籍,接触社会,开拓眼界,而不是着重“啃”几本名著就算在课外阅读上下过功夫了。

  教育最重要的是培养正常人,

  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解放周末:您曾经发过一条微博,说老友和您抱怨孩子总是在玩手机和平板电脑,但为了让孩子安静下来不再吵闹,他也就放任了。这种家庭相处模式应该不是个案。现在很多目光都盯着学校教育,是否忽略了家庭教育对孩子习惯养成和素质培养的重要性?

   温儒敏:某种意义上家庭教育重于学校教育,因为孩子的第一个老师是父母,更多的时间在父母、长辈身边,言传身教和耳濡目染非常重要。但恰好在这个问题 上,中国一些家长不太明白个中道理,把教育问题几乎全部交给了学校,认为“学校是管教育的,我管不了,我就工作挣钱”。这是错误的。尤其是在孩子还比较小 的时候,更加需要陪伴,陪伴本身就是一种教育。

  如果说以前我们国家国情比较特殊,有的家长文化水平比较低,那他们可以说自己没条件。但是现在高等教育普及了,很多家长其实是有条件的,那就没理由推脱了。

  解放周末:看看城市里那些火爆的亲子教育机构就可以发现,其实相当一部分家长是很愿意为孩子的教育投入的。但有时候,这种“用力”却没用到点子上。

  温儒敏:为什么呢?首先还是因为功利性太强。陪伴教育和亲子阅读不应该以考试为目标,如果整天想着是为了提高孩子的写作水平,那孩子很快就会没兴趣了。要尊重孩子,培养兴趣的时候要有点方法和技巧

  比如说,家长在暑假的时候希望孩子多读书,硬性规定要读完2本书,然后出些题考察一下掌握了没有,那你说,孩子还能有兴趣吗?家长应该想办法,比方说列个10本书,给孩子一点自主权,让他自己挑其中2本阅读。不要规定得那么死,多些软性要求,孩子可能会有兴趣得多。

   有些家长对教育的理解还比较狭隘,觉得教育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孩子成绩好,获得成功。他们没想过,教育最重要的一点是培养正常人,让孩子能正常地思考问 题,正常地结交朋友,正常地生活。这本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是需要努力克服各方面条件制约才能做到的。只有先保住“正常”,才有可能再去实现那些更高的 目标。

  解放周末:但家长往往会对孩子抱很大希望,尽可能地为孩子创造学习条件。有时候孩子没达到期望,或是不领情,家长也很无奈。

  温儒敏:如果孩子不领情,那家长应该检讨一下,是不是把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强加给孩子了?有的家长教育孩子“不动笔墨不看书”,这个理念本身是好的,说的是要读写结合,但我们的家长都能做到吗?如果不行,为什么要求孩子必须一丝不苟地完成呢?

  对孩子抱有希望也没错,但考上好学校、找到好工作、会挣钱,这些功利色彩太强的“成功”,真的就是孩子喜欢的、适合的吗?一个成熟的社会应该正视、包容各种层次的教育,能考上高等院校就凭能力往高处走,不行的话去技校也行啊。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西方的家长就不大会有这样的观念,认为自己的孩子去技校、职校就是“低人一等”了,对于孩子的未来可能没有管那么严。作为父母,人们 当然会担心,希望孩子有前途、过上好日子,没有父母不是这么想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定要给孩子一个单一的定位。18岁之后能够走上独立的道路,发展自己的 爱好,也是一种“成功”。但现在在中国,似乎所有家长都“拧”着要把孩子送去“常春藤”、“985”、“211”。

  解放周末:整个社会的焦虑感捆绑着一个个家庭,然后辐射到学生身上,有什么超脱办法吗?

   温儒敏:在网络信息爆炸的当下,家长自己想要做一个“正常人”其实也是困难的。人们看似每天都从手机、电脑接收五花八门的信息,但实际上传播最广的就那 几条,面很窄,背后的观点也是模式化、趋同的。每个参与信息传播的人,又同时在抱怨它背后无形的压力,这是“不正常”的。

  要做到超脱,还是要靠教育。良好的教育就像是一个滤网,能让一个人保持自己的判断,自动过滤那些“满天飞”的焦虑情绪,守住自己。

  记者手记

  都在做批评者,谁来做建设者?

  温儒敏是一位学者。年过古稀的他完全可以坐在书斋里,潜心于学术研究,给博士生们讲讲课。但他选择奔走,为语文不再被边缘化而奔走。

   2018-05-28,在温儒敏的努力下,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成立。此后多年间,他深入全国各地的中小学调查,听了无数堂语文课,从源头上找问 题。他关心学生,一边组织编写更符合人才发展规律,满足人才需求的教材,让孩子们“既会考试,脑子又活”,一边抽出“档期”为各类创新作文大赛“站台”, 鼓励更多的孩子敢想、敢写。他关心老师,一面对教师的教育方法和读书问题直言不讳,一面举办“国培”连续多年培训20多万中小学教师。

  当别人在一旁等着资金到位时,温儒敏早已脚踏实地干了起来。尽管语文所刚成立时“穷得连办公室都没有”,但温儒敏不以为困扰,反而说,“钱多了要想着花钱,反而误事”。在他看来,语文所享有的北大多学科的资源,就是高校服务基础教育的最有力的支持。

  每次参加研讨会,人们都把温儒敏奉为“座上宾”,常请他第一个发言。但他依然谦虚,依然坚持把师范大学看作是语文教育的“主力军”,把自己所做的认为是“敲边鼓”——“如同观看比赛,看运动员竞跑,旁边来些鼓噪,以为可助一臂之力。”

  也有媒体发出过疑问,作为一个国内学术重镇的资深学者,十几年如一日地关注中小学语文教育,还接下了编写教材这么一件“处在风口浪尖的事儿”,究竟是为了什么?

   温儒敏的回答就印在他的《温儒敏论语文教育》一书的封底:“一直以来,我深感在中国喊喊口号或者写些痛快文章容易,要推进改革就比想象难得多,在教育领 域,哪怕是一寸的改革,往往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我们这些读书人受惠于社会,现在有些地位,有些发言权,更应当回馈社会。”

  “都在做批评者,那谁来做建设者?”温儒敏的话语向来不尖锐,却直指人心。


姓韦女孩取名 属龙的人2012年运程 易之缘八字排盘 风水讲座 风水八卦图
后塘 测试另一半星座 任志强星座 家庭装修风水 属虎人出生月命运 沛县实验幼儿园 六爻如何占卜 按生辰八字名字测试
13 9 8 8 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