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wika双金属温度计 威卡双金属温度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变送器 wika温度计 威卡压力变送器 威卡温度计 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wika双金属温度计 威卡双金属温度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变送器 wika温度计 威卡压力变送器 威卡温度计 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wika双金属温度计 威卡双金属温度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变送器 wika温度计 威卡压力变送器 威卡温度计 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wika双金属温度计 威卡双金属温度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变送器 wika温度计 威卡压力变送器 威卡温度计 星座排盘| 风水大师裴翁| 2014年属龙运气| 虎年男宝宝起名大全| 梦幻西游五行时间| 鱼缸?风水| 属马是那年的| 董姓起名字| 易经算命事业| 极品风水收藏家| 明珠双子座| 开光盛典| 大易起名| 可八字算命| 诸葛亮三字算命法| 办公室貔貅摆放| 韩国起名大全| 1985属牛的人2013年运程| 2015生肖运势大解析| 水晶球占卜| 手机号码结合生辰八字查吉凶| 白羊座最佳配偶星座| 属虎办公室座位风水| 新生儿起名字| 姓名五行吉凶| 11小高层风水| 招财风水| 白羊座女生和双子座| 2010年天蝎座运势| 属蛇的属相婚配属马| 黄历吉日查询| 虎年男宝宝取名大全| 老黄历吉时查询| 韩姓男孩起名字大全| 男孩子取名字打分| 免费算八字婚姻| 周易测算车牌号吉凶| 属马2012年运程| 魔域星座| 蔡姓女孩取名| 算八字婚姻免费| 周公解梦洗| 八字算命k366| 五行相生的关系| 中国周易发展研究院| 姓名测试周易| 生辰八字测婚姻状况| 五行属土有哪些字| 周易车牌测吉凶| 公司算命打分| 办公桌风水朝向| 风水鱼缸放哪好| 曾仕强易经的妙用| 易学风水| 射手座注意| 天蝎座今日爱情运势| 李嘉诚祖坟风水| 生肖运势今日| 最准的12星座配对| 白羊星座解说| 扎克伯格星座| 天文星座查询| 十二星座爱情分析| hipanda星座| 免费属相婚配| 脖子痣相图解| 家居风水旺财摆设图片| 2013年家居装修风水| 1982年属狗2014年运势| 新房入伙风水| 2
广州文史 - 水瓶座女孩女主角新闻网 - f777nr.whjmxn.cn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古建筑风水学 生辰八字算命网五行查询 中国风水学院 兆祥东路 痦子算命
手相面相学 房间布置风水 房屋风水书籍 人民英雄纪念碑风水 洋田村 八字算命哪个网准 中华婴儿起名王 南郊三公里
16 10 1 13 11
·40年前弟弟留下医疗欠单 40年后哥哥执意践诺还款
·广州地铁生日 为何钟情12月28日?
·老厂房“活化”变身电影小镇
·南粤古驿道 穿越时空传奇
·高考改变命运
·康乐园中改时运 各擅才名四十年
·以史为鉴 开创未来
·品味客家围楼文化艺术内涵
·贝壳为窗 光影万千
·百年船坞退役
·兵马俑颜色脱落难题是如何攻克的
·广式月饼的黄金时代
·古井藏民间 情怀渗街巷
·麻风康复老人的“圆梦记”
·2159名管护员守护黄河源腹地生态
更多>> 
广角聚焦
三万潮汕难民耄耊之年寻亲
  1939年6月,日军占领汕头、潮州,随着日军在潮汕地区的烧杀劫掠以及潮汕地区遭遇旱灾,从1941年开始,数以万计的潮汕难民,被迫离乡别井,涌向日军还没攻占的粤东、闽西、赣南,俗称“走日本”。根据专家研究,当年逃入江西的潮汕民众有十多万人,逃入闽西的民众有10万-20万人,有超过30万人加入了逃难大军,其中大部分是被父母卖或送的幼童。如今,距离这场劫难过去已经有70多年,当年逃难出来的幼童已经成了耄耋老人,仍然健在的老人约有3万-5万名。无数个夜晚,他们朝着家乡的方向,默念着父母和亲人的名字,他们渴望在有生之年能找到当年失散的亲人,落叶归根。近日,本报记者亲赴闽西,倾听他们讲述那段催人泪下的经历。
吴香妹家去年新添了一对双胞胎重孙女,这让她心情不错。图片由吴香妹家人提供
 
抗战时期逃难的潮汕“难民”。
 
林郑妹说,她一定要在有生之年找到亲人。 

林郑妹和儿子饶丰堂。

  弟弟,你还在吗 

  我找了你70年 

  70多年前她逃难到闽西 上世纪80年代坐四天自行车回潮州寻亲 

  85岁的吴香妹皱纹纵横。她的膝盖总是痛,这都是当年逃荒留下的“病根儿”。从大浦入闽西,一路都是山路,赤脚走,满脚血泡。 

  捡马粪里的麦粒吃 

  吴香妹出生在广东潮州。她记得,家门口有一个池塘,池塘边有个大榕树,大榕树旁边有个学堂,学堂边有个打靶场。父亲当时是磨豆腐的,母亲则在家中绣花。 

  2018-04-20,日本人占领了潮州。吴香妹亲眼看见自己的姨姨被飞机炸死,看见地上血肉模糊的姨姨,吓得哇哇大哭。至今,吴香妹都不敢看电视剧中打仗的场面,每次一出现这样的场面,她就把电视关了。 

  日本人占领潮州后,不允许外面的商船停靠。潮州顿时陷入粮荒。有一天早上,她出去大街上捡菜叶,一脚踩在马粪上,竟然发现里面有像粮食一样的圆颗粒。她把马粪捡回家,母亲打来井水冲掉马粪,里面还有一些没有消化完的麦粒。饥饿难耐的她如获至宝。于是,每天天不亮她就出去捡马粪,拿回家冲洗,然后煮着吃。后来,捡马粪的人多了,一家人又陷入了困境。 

  路上到处都是饿死的尸体 

  吴香妹被饿怕了。至今,哪怕是一碗青菜泡饭,她也会把每一粒米都吃得干干净净,见到子孙吃剩下的饭倒掉,她也会训斥:“这在过去,一年都吃不上一顿饭白米饭呢。” 

  当时的潮州,依然成了人间地狱。“不逃出去要么被日本人杀死,要么饿死。”无数次,她对阿嫚(祖母)说:“你把我卖了吧,说不定我还有条活路呢。”祖母流着眼泪说:“我就你这么一个孙女,舍不得啊。” 

  翻山越岭一个多星期后,吴香妹和母亲来到了福建省上杭县。难民们聚集在上杭城西大门边的石国宮附近,黑压压的一片,像牲口一样等着被挑选。 

  吴香妹是个苦命人,先后经历了3段婚姻。22岁嫁人,先嫁给了一个木匠。后来,她又嫁了一个男人,不料丈夫被一个疯狗咬死了。后来才嫁到了如今的白砂镇塘丰村。 

  比吴香妹小1岁的弟弟,成了她毕生的牵挂。多少次在梦中,她朦朦胧胧看见佝偻着背的奶奶,冲她招招手,喊她的小名“阿卿”。她问母亲“要不要回潮州看看”,母亲摇头摆手。当年,和吴香妹一起被卖到上杭的还有十几人,一有机会,吴香妹都打听那些人的去处。每次,有老家来的人到上杭来,吴香妹都会向他们打听亲人的消息,但都杳无音信。 

  找了弟弟70多年 

  上世纪80年代,大儿子入伍后派驻潮州。他曾试着多方打听,但都没能找到吴香妹家。 

  2014年4月,吴香妹的两个儿子带着老母亲一起,前往潮汕寻亲。他们在当地住了5天,分头寻找,最后竟真的在潮州南门街找到了老家的位置。 

  榕树还在,旁边的打靶场也在,吴香妹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她躲到一个角落里,大哭了起来。她颤抖着双手,敲开了阔别70年之久的房门。里面住的是一户外地到潮州做生意的人家,一开口说话,吴香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会说潮州话,只会讲客家话。 

  她在周围打听了一圈,发现附近住的大多是外地到潮州开店的人,极少潮州本地人,并且,房子已经被转手了很多次。对于吴香妹的寻亲,村民们似乎也不太热情。 

  坐4天自行车回潮州寻亲 

  这几年,吴香妹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每到阴天,老人家的腿就疼得厉害。他也不停催促儿子,要开着车到潮汕地区寻找线索。这些年,每年过中秋节和春节的时候,吴香妹的心里都不是滋味。她总是在楼下的空地上摆上几个苹果,点上几根香,心中默念着父母的名字。每次仪式完毕,吴香妹都说,要自己一个人坐一坐,她要和老家的亲人们说几句悄悄话。可每次悄悄话说完,吴香妹都眼泪汪汪的。 

  一旁的子女们都看着心疼。“母亲真的是太念家了。这辈子不找到老家的亲人,她心里的石头放不下啊。”儿子李建清感慨说。 

  当年,和吴香妹一起被卖到上杭的年轻女孩有十多个,吴香妹原本想找到这些苦命的同伴,看能不能从她们那里打听到一些线索。老人家腿脚不灵便,当一有空就在上杭的各个山村里打听:“你们村里有没有当年从潮州卖过来的丫头啊?” 

  实际上,吴香妹自从被卖到上杭后就开始寻找失散的弟弟,四处打探消息。上世纪60年代,回潮州老家寻亲的念头更加强烈。“说实话,我现在有些后悔,如果那个时候回去找我的父母,应该能找到。”吴香妹说,当时条件实在太苦了,更不要说自己凑路费回潮汕找亲人了。 

  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期,潮汕地区与闽西的交通状况有所改善,尽管没有通高速,但起码有了公路。思家心切的他催促着儿子用自行车载着她回了一趟潮州。那是老人家第一次坐自行车,骑自行车跑长途,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在当时,已经是最先进的交通工具了。一天下来,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的她屁股颠得生疼,几个儿子轮流换着载她,也是累得气喘吁吁。中途,就在路上的几个农家借住一宿,吃几口干粮,喝几口井水。“当时并不觉得苦,觉得很有劲,总觉得有希望找到亲人。”一路上,根据当年逃难时经过的一些模糊记忆来寻找一鳞半爪的线索,吴香妹发现,变化太快了。当年的渡口、村子,都已经不在了。 

  4天的颠簸,终于到了潮州,她的双腿都颠簸得肿了起来。但她不要休息,在潮州城内试图寻找当年自家门口那棵歪脖子榕树。起初,她发现几株榕树跟当年自己印象中的老宅子有点像,她心头一阵惊喜。但周围的路很宽,又似乎和当年自己的院子对不上号,老人家心中又是一阵失落。 

  要活到100岁跟弟弟见面 

  这次寻亲后,吴香妹像得上了“心病”一样。“弟弟还在的话也是老头子了,我想活着再见他一面。”从潮州回来,吴香妹日夜念叨着这句话,茶饭不思。“我的根在潮汕啊。” 

  儿女们知道,母亲想在有生之年跟失散了70多年的弟弟见上一面。“70多年了啊,一提到潮汕就流泪,成了一个病。”李建清说。 

  “这辈子还能找回自己的根,多好。否则,就算死了也跟个孤魂野鬼一样。”吴香妹心里有羡慕,也有失落。 

  “我父亲当年姓李,我家门口有棵大榕树,旁边有个学堂,学堂旁边有个打靶场。”言谈间,吴香妹不断向记者重复着这些信息,她期待着有一天,能跟亲人重逢。今年5月,吴香妹的二儿子带回来一个消息:一个名叫“梦归潮汕”的公益组织正在专门帮离家逃难的潮汕人寻亲。吴香妹登记了自己的寻亲求助信息。她突然觉得,生活又有了希望。但截至目前,吴香妹依然没有弟弟的下落。 

  “慢慢找吧。我相信他一定还活着。万一找到了呢。”老人家笑着告诉记者,她一定活到100岁,找到弟弟。今年春节期间,儿子准备再带她去一次潮州。“这都是日本人造的孽啊,30万个家庭骨肉分离。”李建清说。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 

  亲人,我就要找到你 

  74年前逃避战乱被卖到福建上杭 梦想有生之年和弟弟再见上一面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林郑妹的儿子饶丰堂如今已经不敢在母亲面前提汕头,也不敢提当年她被拐卖途中的那些地点,松口、高陂,这些地名一出现,老人家就会陷入“相思病”中不能自拔。这位85岁老人始终放不下的,是74年前与自己走失的亲人。 

  “我的弟弟应该还活着,他现在应该70多岁了。”老人家说,和弟弟再见上一面,这是她有生之年最后的一点念想。 

  耄耋之年的林郑妹思路依然很清晰,对于70多年前的事情依然记忆犹新。 

  汕头城外到处都是“万人坑” 

  她只记得自己当年住在汕头非常热闹的市区,走几步路就能看到大海,出门还有一家卖鹅的,自己还坐过人力车。街道上有很多蓝眼睛、卷头发的外国人,拿着手杖,并且外国女人都浓妆艳抹。“父亲就我和我弟弟两个孩子,弟弟比我小五六岁。当时我妈妈很年轻。我家是个大户人家,有24个人吃饭,我爷爷有3个老婆。” 

  林郑妹说,日军在潮汕地区实行“三光”政策,奸淫烧杀、无恶不作。随着日本的入侵,她家也开始衰落。老人至今记得,1939年5月下旬日机开始对汕头、潮安、揭阳、潮阳等地狂轰滥炸。当时,潮州有条江,里面每天都会有死尸漂起来,尸体把江水都染红了。以前还有村民在江中打水洗衣服,自从日本人占领汕头后,再也没人在江中取水洗衣服。 

  “当时,哪家死个人,简直跟死只牲口差不多,谁也不知道活过了今天还能不能活过明天。潮州城外有不止一个万人坑,当时被枪毙的人尸体都随便堆在路边,有时日本人也嫌尸体在大街上太臭,就在城外挖了一个大坑,所有的尸体都堆在这里。没过一个月,坑里的尸体就填满了,日本人又在旁边再挖一个大坑,继续往里面扔尸体。”说起当年的情形,老人眼中满是恐惧。 

  说起当年从汕头向闽西逃难的血泪史,老人家忍不住哽咽,一旁的儿子赶紧上前安抚,没想到老人家越说越伤心,干脆放声大哭起来。 

  日军让村民看“斩首” 

  为了不被日本鬼子抓去当联防队,有人用斧头剁掉自己的几根手指,鬼子还是把他们抓去滥竽充数。凡是十多岁的姑娘,大白天都不敢在马路上走,日本鬼子经常在大街上抓走妇女,然后拖进房间强奸,强奸完后杀掉。“被日本鬼子抓走的妇女,基本上没有能逃出来的。”当年,鬼子在农村5里建一个炮楼,3里挖一个深沟,重要道口、封锁线还设暗哨。最为可恶的是,日本鬼子要求中国老百姓在通过哨卡时必须向他们鞠躬行礼。有一次,一位商人路过哨卡时,往地下吐了一口痰,被日本鬼子发现了,鬼子要求他把痰舔起来,最后,用乱枪将他打死了。当时,正路过哨卡的人很多,其中还有很多小孩,大人们都被吓得待在原地,赶紧用双手蒙住孩子的眼睛。 

  有一天,日本兵将老百姓赶往乱坟岗上的小草坪上。将四名壮实的中年男子斩首,鲜血溅了刽子手一身。而这名刽子手却在一旁狞笑。“在日本鬼子眼里,人的命就像蚂蚁一样不值钱,随时可能会死掉,没有人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过今天。” 

  但实际上,等到日本人的飞机已经在天上飞的时候再去躲避,已经来不及了。通常大家只能躲在家里的床下面,拿厚厚的被子盖在头上。“结果有人被倒塌的房屋埋在屋内,再也没有机会从床底下钻出来。” 

  被转手四五次卖到闽西 

  林郑妹从七八岁开始就要学习裁剪、缝衣、刺绣、抽纱。由于日本人的飞机三天两头来轰炸,工厂根本无法开工,林郑妹的母亲原本在一家纱厂工作,每月有两块钱工资。日军入侵后,只敢待在家里,不敢出去。日本人1939年6月从海上登陆占领汕头后,控制了码头,禁止所有的货船登陆,汕头城内顿时出现粮食危机。“我爷爷是开饭店的,日军来之前我还能吃上大米粥。但自从日本人占领汕头后,我也体会到饥饿的滋味。” 

  林郑妹的命运转折也发生在动荡的1944年。“当时,潮汕难民像潮水一样向福建和江西那边逃。我每天都看到有人挑着箩筐,一头装着两个娃娃,一头挑着锅碗瓢盆,火急火燎地逃走,人贩子也非常猖獗,挨家挨户问有谁家卖孩子。” 

  1944年8月的一天,一个邻居过来找林郑妹,说带她去见妈妈。林郑妹见她是熟人,就没有在意,跟着她走了。不料,这个邻居却是人贩子。从此,林郑妹开始了70多年的漂泊。 

  和其他乡民的逃荒路线不同,在林郑妹的记忆中,自己走的一直是陆路。先是走了两天,她的脚都起了几个大水泡,人贩子告诉她,到了梅州丰顺了。又走了一天,人贩子告诉她,到了蕉岭了。然后又走了3天山路,人贩子告诉她,已经到了福建地界,到了武平的十方镇。“脚当时肿得像馒头一样,根本走不动。我跟人贩子说我要歇会儿,她说,买主已经等了好久了。” 

  到了上杭县驷马桥,遇到警察查人贩子,林郑妹心想,这下好了,终于有机会脱身了。但因为自己的脚肿得像馒头一般,根本无法走远,并且,国民党的警察查人贩子也是装装样子,被人贩子给点钱就糊弄过去了。最终,林郑妹还是未能逃脱人贩子的魔掌。 

  因为家庭条件不错,林郑妹生得白白胖胖,在人口市场上很吃香。前后转了四五次手,她被卖到了上杭县中堡镇远富村的一个农户家。这个农民家一直生儿子,想要个女儿,对林郑妹十分疼爱。但林郑妹到了他家后就一直生病。“我经常看到不干净的东西(指鬼魂),后来一个算命先生说我跟他家不合,继续待在他家只有死路一条。后来另外一个农民把我买走了。” 

  到了村里,林郑妹才发现,上杭县几乎每个村都有潮汕人,并且不止一个。为了躲避战乱,被父母卖到这边,或主动逃难到这边的潮汕人非常多。据《潮州志》记载,30万潮汕居民外出逃荒,大部分逃往江西、福建。据赣省救济粤东移民委员会1944年7月的调查结果,逃荒到福建的潮民为数10万人。 

  寻亲50载3次险些找到亲人 

  林郑妹曾错失了多次找到亲人的机会。上世纪60年代,林郑妹在汕头的家人曾经写过一封信到自己第一个养父家中,但养父看都没看就将这封信原路退回了。“当时他们应该是怕我逃回去。”此后的20年,林郑妹也多次写信到汕头老家,但信件都因“查无此人”被退回。 

  上世纪80年代,林郑妹在汕头的家人再度发布悬赏公告,悬赏30元钱,公告一度张贴到了林郑妹所在的村子,但林郑妹在田背村的消息始终没有传到她父母那里去。大概2007年, 林郑妹辗转打听到当年拐卖自己的人贩子的家庭住址,可惜,人贩子一年前去世了,她在临终前并没有跟子女交代关于林郑妹身世的线索。“我就是一个在外漂泊了70多年的游子。” 说起这3次与找到亲人擦肩而过的线索,老人家异常痛心,使劲捶着胸口。 

  林郑妹的第二个买主家姓饶,林郑妹一共生了3男5女。2013年,度过了80岁生日的林郑妹愈发觉得身体不如以前,找到汕头的亲人成了他的一块心病。老人说,74年前,战乱让自己成了难民,如今条件好了,自己一定要找到自己的根,认祖归宗,否则死不瞑目。“我最近经常做梦,梦到的是爷爷,梦不到父亲、母亲和拐我过来的人。我爷爷给我托梦,说我弟弟还活着,让我一定要找到他。”言毕,老人家满眼泪水。 

  历史的伤痛,在林郑妹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说起自己的凄惨经历,林郑妹悲愤难抑。“万恶的日寇,让数以万计的潮汕人民流离失所,家破人亡。也造成几十万个家庭破碎。”至今,林奶奶最喜欢看的是抗日战争片。每当看到日寇被我军打败、歼灭,她就会由衷地高兴。“我经常告诉我的孙子辈我的这些经历。这些事要一代一代传下去,国仇家恨,永不能忘。” 

  希望有生之年再见亲人一面 

  50年的不懈努力,换来的却是一次次的失望而归。林郑妹的念想几乎快要破灭了。 

  2017年3月,林郑妹了解到,如今在广东潮汕地区有一个名叫“梦回潮汕”的志愿者组织,专门帮助70多年前逃难到福建、江西的潮汕人寻亲。她大喜过望,详细在志愿者那里登记了自己的信息。去年4月29日,林郑妹的两个儿子带着她专门去了一趟汕头。公园旁的八角亭找到了,这跟林郑妹印象中的亭子很像。熟悉的乡音,熟悉的味道,老人家激动难抑,用粗糙的双手摩挲着亭子上的枯木,把脸颊贴在亭子上,任凭泪水流淌。 

  当天,林郑妹到汕头寻亲的消息被当地电视台报道了。很多熟悉当地的“地胆”也纷纷给她的儿子提供线索。“有读者提供线索说,我母亲描述的这个住处,可能是汕头小公园附近的大光明戏院。不过大光明戏院后来拆掉了,所以就没有了参照。再加上现在的路拓宽了,跟以前变化不大,所以母亲也不确定这里是不是她小时候的住处。”饶丰堂如今每天都能收到几条关于母亲住处的线索。母亲想在有生之年找到亲人,他无论如何也会帮助母亲圆这个梦。 

  几乎每一次提到汕头,她的眼眶都是湿的。“那是我的根,我的亲人所在,我早晚要找回去的,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不会放弃寻找我的亲人。我的心始终朝着故乡。”老人说,小时候,她在汕头的名字叫做淑端,林郑妹是她嫁到了上杭之后才改过来的名字,她希望能有好心人为她找到亲人提供线索。 

  如果你有吴香妹和林郑妹亲人的线索,请发邮件到 

  gzrbjdjzb@163.com与我们联系。

  文、图/记者 肖欢欢 (署名除外)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
新街下 双子座坠入深深深海 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大学城 庞姓男孩取名 塔罗牌占卜教程
眉毛痣相 十里红村 测生辰八字名字 枋山乡 玉石貔貅 各星座配对表 1985年属牛今年运程 2014年天蝎运势
4 16 13 15 17
风水 动画 小说 新闻网贝亲 旅游 体育 作文 游戏 两性 中国历史 金融 儿童歌曲 科学网 仪器信息网 养生 传感器 宠物 美食 孕妇食谱 快递查询 汽车之家 奇闻异事 算命 婚纱摄影 体育新闻 口才训练 粮食 包包 健康 理财 军事网 旅游 陶瓷 自主招生 通信工程 女装品牌 体育新闻 时尚 股票行情 电影 医疗健康 历史 木桶 女性健康 女人 寺庙 五行 星座 幼儿教育 播音主持 今日头条 化妆品
塑木 耐震压力表 生物质锅炉 铠装热电偶 防爆电机 有机玻璃管 亚克力管 除尘布袋 医院设计 双金属复合管 武汉注册公司 自吸泵 剪板机 铝板 杭州公司注册 亮化工程 遮阳棚 模拟屏 潜水泵 杭州防水公司 固态调压器 安全锁具 工业除湿机 肯德基门 杭州地暖 智慧城市 热转印封边机 进出口贸易公司 倾角传感器 月子中心加盟 北京婚礼策划 西安网站建设 流水线 除湿机 不干胶标签 候车亭 板材模具 气相色谱仪 液体静电喷枪 沥青木丝板 游艺机 葡萄牙移民 康复器材 托辊 冒菜加盟 风刀 一体化泵站 焊烟净化器 apc ups电源 麻辣烫加盟 流量计 阿特拉斯空压机 游乐设备 西安网站建设 滤带 压滤机 拉力机 潜水搅拌机 朝鲜旅游 武汉APP开发 乐高加盟 高温烘箱 杭州画室 计量泵 杭州园林绿化公司 橱柜加盟 折弯机模具 沙画培训 杭州注册公司 污水处理 离心机 杭州刑事律师 重庆仿木栏杆 滤布 量热仪 花纹铝板 成都公司注册 生产线 地源热泵 PET膜 尿碘 康复设备 商标转让 压滤机 商标注册 抛丸机 薄型千斤顶 转子泵 膜结构 工业除湿机 太阳能路灯 vr教育 伺服驱动器 冒菜加盟 串串加盟 瑜伽服 表面张力仪 广州婚纱摄影 废旧电缆回收 防火卷帘门 自动感应门 风水 动画 小说 新闻网贝亲 旅游 体育 作文 游戏 两性 中国历史 金融 儿童歌曲 科学网 仪器信息网 养生 传感器 宠物 美食 孕妇食谱 快递查询 汽车之家 奇闻异事 算命 婚纱摄影 体育新闻 口才训练 粮食 包包 健康 理财 军事网 旅游 陶瓷 自主招生 通信工程 女装品牌 体育新闻 时尚 股票行情 电影 医疗健康 历史 木桶 女性健康 女人 寺庙 五行 星座 幼儿教育 播音主持 今日头条 化妆品 画面分割器 合肥注册公司 飞艇 机械加工 输送链条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表 wika压力表 广告机 铝板 回收IC 不锈钢厚板 扒渣机 海报架 抗震支架 医院设计 门窗加盟 转轮除湿机 仓储笼 提升机 不锈钢水箱 离心机 剪板机 高楼清洗机器人 电伴热带 健身教练培训 红色旅游 聚合支付 远传水表 天然气锅炉 罗斯蒙特压力变送器 特种电缆厂家 双层玻璃反应釜 色母粒 玻璃钢格栅板 控制电缆 微信投票 恒功率电伴热带 磁翻板液位厂家 波音软片 德国阳光蓄电池 项目管理培训 上海自动化仪表四厂 铠装热电偶 肚皮舞教练培训 工业热电阻 期货配资 流水线 南京职称 硅藻泥 消防车卷帘门 制香机械 吹瓶机 油站运营 密度计生产厂家 西安塑胶跑道 tpep防腐钢管 激光灯 麻辣烫 杭州画室 雨伞 LED调光电源 不锈钢压力表 LED电源厂家 亚洲城市大学 搅拌器 电源外壳 在线密度计 固城湖大闸蟹 特种电缆 压滤机 铠装热电偶 深圳办公家具 电热管 棒棒鸡加盟 重庆小面加盟 万州烤鱼加盟 重庆酸辣粉加盟 凉皮加盟 焖锅加盟 特色面食加盟 酸菜鱼加盟 干锅加盟 小龙虾加盟 特色小吃培训 西安小吃培训 大鸡排加盟 米线加盟店 成都小吃加盟 多叶排烟口 在线客服系统 国家公务员考试网 HAWE电磁阀 不锈钢水箱厂家 万能材料试验机 燃气蒸汽发生器 工业冷水机 上海阀门 杭州经典鼎红 声光报警器 指纹锁 除铁器 淋浴房 温室大棚 wika 威卡 wika压力表 威卡压力表 威卡 生物质热风炉 喷丸机 拉面机 环保空调 搅拌站 漆膜测厚仪 武术学校 雾化喷头 厦门美容院 聚氨酯设备 儿童滑梯 硅藻泥 山特ups 超声波液位计 励志名言 游戏网 励志网 散文 不锈钢屏风 水性防锈漆 二维混合机 停车棚 PC板 铝方通 钢绞线 接近开关 深圳工商注册 污泥干化 母线槽 电解抛光 家教网 冷库 竹房子 抛光机 演出 不锈钢冲孔机 紫外线杀菌器 离心机 淋浴房 专业环氧地坪漆 杭州工装装修公司 共享按摩椅 氧气报警器 合肥的装修公司 按摩椅 单机除尘器 CL6NX 儿童游泳馆加盟 小龙虾加盟 双片粘箱机 冷餐会 轻钢房屋 mpp电力管 膜结构 幼儿园悬浮地板 进口阀门品牌 智能型压力变送器 安徽天康股份有限公司 流量计生产厂家 拉丝模 开关柜 宝宝网 月子护理 真空泵 空压机 离心机